Punica-Roman

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。

【待授权翻译】and you're never coming home again 不溯

By Aramley

Pairing: Roger Federer/Rafael Nadal(文包里作者标的是Rafa/Roger,大概是原发在LJ之类的地方时标的,我个人觉得是无差)

Rating: PG

Summary: 为Miami而作的comfort文,但发觉它完全不comforting。 灵感源自与frogglesthefrog的谈话,和Unkle Bob的歌曲Swans。

Mirka说她得打几个电话,处理一些事务,但Roger知道这不过是她让他能够自己一个人呆一会儿的借口。他现在烦躁不安,阴沉不快。即使是在最艰难的境地里,他也尽量不对Mirka发火,而今天她对他格外温柔,几乎像是小心翼翼了。

“休息一会儿吧。”她说着,在门口站了一会儿。她看上去很担心,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扯着她的胃。负疚感在Roger的肠胃里翻搅,带着一种鲜明的痛楚。他想向她道歉,但她走开了,在他想出适当的措辞之前。

她离开后,他倒在床上,希望这种静默能在某种程度上安抚他神经中的躁动,皮层下翻滚着的激怒。他瞪着天花板,竭力去用同样的空白填满自己的思绪,去想点别的什么,除了那该死的软绵绵的挂网球。

他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,Roger不假思索地抓起它,想都没想就接通了。实际上,他正试着什么都不去想。

“你好?”

“Roger。”是Rafa。他的声音让Roger的心脏为之一震。他们上次说话是在------他们很久没说过话了。“你还好吗?”

“我有过更好的时候。”Roger说,想让自己听上去漫不经心却难掩倦意。看来他今天应付不来的不止那些最简单的击球。

“我看了你的比赛。”Rafa说,“你把你的拍子给摔了。”

Roger伸手盖住双眼。他不想再听见这事情,再也不。

“是啊。”

“这不像你。”

“是啊,没错。”Roger从床上坐起来一点儿,“我也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。”

Rafa没再出声。Roger听着他柔和的呼吸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,试着不去想他们同床共枕的那些时刻,淋漓的汗水,温存之后的心满意足,Rafa的鼻息吹在他胸膛和颈窝上的那种暖意。

“Rafa,”最后,他说,“我很想你,Rafa。”

“Roger,”Rafa呼吸着,声音粗重,“别这样,拜托。”

“我想你。”Roger念着,仿佛难以自己。Rafa的声音离他耳端如此之近,带着一种使人痛楚的如释重负,穿过他们之间的距离------身体上的,和其他方面的。

“我们说好了的。”Rafa低声说,“你,和我。我们说好了。这是最好的出路。为了Mirka,为了你们的宝宝。为了你。”

Roger的手指扯着自己的头发,力气大得他头皮发紧。他抬头看着天花板,一片空白。他还记得Rafa嘴唇的触感。“Rafa,对你而言呢?”

Rafa发出了一种轻柔的喘息声,半是大笑,半是叹息:“你看见我在场上的样子了,对吧?整场赛事里我没法思考,我没法打球。这就是你对我所做的。所以,这样对我而言或许也是最好的。没错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还要打过来?”他憎恶自己的声音,低沉浊重,烦躁而渴求。

“因为我担心你。”Rafa说,“因为我在想你。因为我------我爱你。”

Roger再次闭上双眼:“你没让这一切更简单。”

“不。”Rafa说,“听到你的声音,见到你,这令人作痛。反之,亦然。你我间没什么是简单的,Roger,从来都没有。(Is nothing easy about you and me, Roger, never was.)”

“我很抱歉。”

“不,”Rafa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,“别这样。”

“我希望------”Roger停了下来。他不知道自己在希冀什么,渴望什么。他渴望如此之多。他渴望Rafa,他也想要Mirka,他想当一个好丈夫,一个好父亲,一个好的球员,他还渴望着他的第十四座大满贯,以及更多。或许这些难以两全,但它们一起压在他心头,他脑中,他知道,他将不堪这重负。

“我希望你能在这里。”最后,他说,因为这是事实。他思念着Rafa,像是源自于生理,像是一种疼痛。

“我希望我能。”Rafa说,声音那么低沉和温柔,以至于在短短的一瞬间,Roger想着,让这一切都见鬼去吧。他会叫Rafa来他的房间。他们会做爱。Rafa会为他做手活儿,给他口交。然后,会有那么一会儿,一切都无所谓了。没有Mirka,没有失利,或是其他的一切,只剩下他们,躯体相缠。

“Roger,”片刻,Rafa轻声说,“别要求我这么做。”

“你是怎么------?”

Rafa轻轻地笑出了声:“Roger,你想这些事的时候我听得出来。”

Roger露出僵硬的微笑:“我有那么容易看穿吗?”

“没错。”Rafa说,然后停顿了一两秒,“如果你要我来,我会来的。但这帮不了什么,改变不了什么。”

静默在他们之间蔓延。Roger感受到一种奇怪的精疲力竭,一种沉重的麻木感,带着这些天来所有的疼痛,压在他肩头。外面天已经黑了。

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最后,他问Rafa。

“今晚。”Rafa回答,“我要回马略卡。我会休息几天,然后开始红土训练。你准备做什么,Roger?”

或许不会有比这更毫无意义的问题了。“我不知道。”Roger答道,“我需要想一想,关于网球,还有------很多事。”

“Roger,”Rafa说,“要开心,好吗?”

Roger露出微笑,虽然Rafa看不见。“我尽量,Rafa,”他说,“我尽量。”

 

-END-

 

 

后记:

我是在文包里发现了这篇文并翻译,后来在AO3上找到了这篇文,留言要了授权但作者还没回,先把翻译放上来吧,侵权即删。

很温柔的短篇,哀而不伤,感觉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过就会是这种样子吧。(虽然我个人并不stand他们有或有过一段这种观点)09年是一个转折点,不管是对于他们两个个体来说,对Fedal来说,还是对整个网坛格局来说。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有过关系,在那个时间点终止也是比较合理的。本文没有写分手的经过,只写了Roger在Miami摔拍之后Rafa的来电,也是很有趣。三次元里Rafa也的确在那次摔拍之后出来挺过Roger_(:зゝ∠)_

“Is nothing easy about you and me, Roger, never was.”这篇文里我最喜欢的一句话_(:зゝ∠)_真的,很扎心了。

去听了Swans,标题就是取自这首歌,真是双重暴击······歌的结尾是:I see you, you see me, differently.You tell me that you love me but you never want to see me again.(黄豆挥手)

啊现在回头去看看09年的他俩还是好虐,Roger的AO,Rafa的FO······不过都过去啦,今年他俩正好一个拿了AO一个拿了FO哈哈哈哈哈!WC两个都要加油_(:зゝ∠)_

最后发泄一下负能量,《让他降落》剪完了但是导不出来,好气哦(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9 )

© Punica-Roman | Powered by LOFTER